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5

带泪的玫瑰

    本文写于六年前,是我在上高三的时候写的,现在看起来可能显得有些幼稚,但却不乏那份真挚的情感。今天打开硬盘老目录,重温了此文,感觉可以放在博客上了。

=======================================================================

  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每每回忆起那段往事,对会有几分心酸,几分甜美,几分幸福,几分悔恨。

  那时是要上晚自习的,七点四十五分准时打响铃声,而贪玩的我们总是要在七点刚过就来到学校,尽管当时是冬天,七点过些天色就基本上暗了下来,而我们似乎喜欢的就是这分暗暗的感觉。学校是要在七点半才供电的,每在七点到七点半这一时刻便是同学们最快乐的时刻,此时老师们并未到来,同学们大都来了,大伙儿可以随意侃谈、说笑,这是一天中最佳的放松时刻。就是这短暂的三十分钟却对不少同学有着深远的影响。只有在这一时刻同学之间才可以彼此交流心声,探讨共同的话题,真正的认识对方。

  也许是无缘吧,我与她住得很近,但三年多在上学得路上碰到的次数竟还不超过四五回。每次不是我来到学校看到了她,便是我先到达学校,许久之后才会看到那个即熟悉又生疏的身影走进学校大门;每次下晚自习,我总会放慢步伐,等待着与她一道回家。

  她与我是同桌,有一次上晚自习,学校的保险丝烧断了,老师们去修理线路了,教室成了麻雀窝,唧唧喳喳吵翻了天,我与她都觉得无聊,于是便像小孩一般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打发无聊的时间,给自己找点事儿。就在相互打闹之时,我轻轻地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或许不能说是“打”,只能算是轻轻地抚过了她的脸颊,就是这轻轻地一“巴掌”,打出了我长达四五年的等待与悔恨。直到现在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一刻地情景,正当我要出手之时,她做出了防御但又随时会进攻的动作,在月光下显得那么顽皮与可爱(我与她的座位紧靠着窗户),我看着她那美丽的娇容,怎么也不愿去破坏这个美丽的景象,只是有意无意的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抚过。当时的感觉是兴奋,是激动,还是欣慰?我也说不上来,也许这就叫作动情吧。

  在这以后的许多日子里,在那段“黄金”半小时中,我们共同探讨过许多有关爱情的话题,也曾用过“密码”互相交谈。

  还记得一次元旦前夕,我给许多同学送贺年片,并且其中好几份是通过她转送的,当我递给她每一份贺年片时,她都会急切得看看上面的名字然后又失望得将贺年片转送出去,在这期间,我曾经还给她一本书,书中夹着我送于她的贺卡,是我将精选的两张贺卡结合在一起而成得,其中一张贺卡上用彩色的银粉写着“I love you!”,但当时她却并未发现,直到最后该放学回家的时候,我才轻声告诉她“在书里。”于是她打开了那本夹有贺卡的书,看到了用信封封好的贺卡,脸上露出了略带有兴奋的笑容。她轻声回复了一句“我回家再看吧。”我看得出那时她带有一丝的兴奋与激动。

  第二天,她告诉我贺卡很好看,她很喜欢。

  一学期很快便过去了,第二学期,我与她的座位换开了,我与另一个女生坐同桌。我经常与这个女生说说笑笑,却忽视了她的感受,偶尔从她的朋友那里听到她曾因我和那个女生说笑玩闹而叹气、摇头。最初以为只是他们随便说说罢了。可有一次,我正与那个女生讨论问题,无意间回头却看到了她在那儿叹气,是那么得无奈与悔恨。顿时我感到有一种强大的“负罪感”,我不知该怎样去面对。就在这段时间内,班里出现了许多的流言蜚语,也许是上天故意安排,在考试前一两周,我又与她坐在了一起,当时的我却鬼使神差的写信告诉她“我不愿再听到同学所讲得一切!”而她却讲了许多令我着一生都难以忘却的话。

  假期到来了,似乎一个假期把什么都冲淡了。开学后,我变得对什么都莫不关心,安安静静的过了一个学期。

  这些时日过后,有一朋友向我问及感情的事,勾起了我许多的回忆,突然之间我发觉自己真正所爱的人依然是她,而且使我感到从没有一刻像此时此刻那么得爱一个人,从没有一刻像此时此刻感到爱的力量有这么大。这一段时间也成了我生命中最为苦痛、灰暗的时段。我拼尽全力用尽一切方法想找回当年的那种感觉,但是上天好象再故意惩罚我,使我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在这一段时间内,我变得孤僻、离群,很多朋友变成了“敌人”。似乎在整个世界中只有歌曲是我的朋友,陪伴着我,能帮我倾吐出心声,帮我暂时抒解心中的苦闷。我的内心充满了失落、自卑、恐惧、无奈、悔恨,所有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使我变得不可被人理解,老师、同学称我为怪人。我好似与整个世界都敌对了起来,所有的人及一切事物都再与我作对!而她却看着这一切全然于不顾,还在拼命的刺痛我,好象在狠狠的发泄当年压在内心的委屈及苦痛。在我即将要崩溃的边缘,好在假期到了,考试结束的第二天,我便迫不及待的拉着一位朋友逃离了这个城市,去找远方的另一个好友。在那里,我总算能够找到另一个自我,使得这苦痛的时段画上了句号。

  初三到了,他写信告诉我“希望至少上学时是友情。”为了中考,彼此都一心扑在学习上。在毕业前夕,我也以打赌的方式向她保证高中三年不会再谈。

  一眨眼又是三年过去了,在这三年里,虽然时常想念,有时也会有失落、心酸之感,但却偶尔通电话,可在电话里却每次听到她在向我诉说她与别人的感情。我不知道将来的结局是什么,我只知道此时此刻的心情是那么的绝望而绝对。

  我的恋情也仿佛从这以后不知不觉的被忏悔与真爱所“埋没”,但在我内心深处仍留有一个影像,一个曾经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影子。

  她永远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