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6

颓废真的也是一种美

在single上读的美文,自己有着类似的心境,类似的感悟,心声共鸣,转放在自己的博客上。

  zz from http://spaces.msn.com/longdeheart

   昨天晚上跟哥们喝多之后回来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

,跟我这么这么铁的两个好朋友都已经安定了,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未婚妻,甚至其中一个已经快有了baby了,我靠我都要当叔叔了,他们目前的生活轨迹和方向已经和我这个浪子或多或少有点一点变化。

   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一个电话就半夜出去喝酒唱歌疯狂地玩几天几夜了,他们两个贱人,甚至现在都不喝酒了,居然好意思拿着可乐和我对啤酒。
   遗憾的是,现在的我比大学时候更放荡淫乱了,感动的时刻越来越少,酒量却是越来越好,脸皮越来越厚。
   我明明都知道,我们现在的路,虽然是不同的,但是在不久的未来,我们都会殊途同归,最终回归主流的正常生活,和价值观,选择一切像猜火车里马克说的那些曾经被自己认为是屎一样的东西

   今天上午出门了一趟回来之后,哪里也不想去,回来就坐那里听音乐,看新买的书,在我跟他们,跟千万的人一样之前,我会一直坚强的做我自己,一点也不会改变。
   不管谁恨我,憎恶我,鄙视我,不屑我,我就是这么一个我,爱搭理搭理,不搭理就不搭理吧,哈哈。

   我今天一直听的大部分是black box recorder的音乐,播放列表里还有几个REM的老歌,还有coldplay的in my palce 和trouble,也有几个中文的歌曲,我陶醉在black box recorder的音乐中的时候,心里就想起一句话,颓废真的也是一种美,你不相信的话,你听听这个乐队的作品吧。
   她们用些许易碎的少女唱腔唱出了灵魂的喧嚣流放,年轻性感美好的声音却唱出了很多阴冷的感觉,糖衣一般的调子,懒洋洋的配乐,唱的确是颓废,恶毒,失落,悲观,自杀甚至变态的歌词,对比就好像是贞洁与淫荡,黑色幽默的一塌糊涂,就像略带感伤的wonderful  life里面的:
    life is unfair, kill yourself or get over it 然后紧接着又唱it’s so wonderful life.
   歌曲完结的时候,我还没有从那种情绪中恢复过来的时候,下一首菲儿乐队的我们的爱的前奏响起,同屋的哥们忽然说:我靠,终于听到一首好歌了,啦啦啦。。。
    这真他吗的是世间知音难找,无人可与你缠绵终老呀。

   我真的好想离开北京,真的好想离开这个地方到外面走走。
   孤单流浪的人,不是一种孤傲,其乐趣在我一个人走过的路,一日十公里或者一百公里,无人干涉,没有计较,也不用和谁商量。草虫,鸟迹,星象,白云,只要我愿意,甚至裸奔都可以。我行我素,自有乐趣。而在这种寂寞的孤游中,最容易认识自己或者得到一些关于生命的感悟。有很多时候一个人的转变,就是在寂寞中思索出来的,或者是大病之后的如梦处醒。

   又不知道狂想到哪里去了,收工。

贱妄症(ZZ)

    那一个贱人,孤独而缓慢地走过天桥,不知道地球那一边地空气是不是

和这里的一样好吃。

    当夏天的风像村子里的河水一样流过北四环做的河床,那些车都是些呆

头呆脑的鱼。那个地方的河套里的霸河柳一定都绿了,和清华主干道上的树

一样绿,但是不会绿的那么老道并且中规中矩,肯定会像我们的孩童时期一

样的张狂和没有大脑,那是永生的幼稚。想要去看看河里的那些狡猾的鱼,

夏天总是让河水格外的亲近。然而现在只有看这些莫名其妙的车的份儿。

    这几天奇怪到阴天成了家常便饭,偶尔的几滴浑浊雨水在这些车上留下

了印记,是人类与自然相互伤害的证据。这些雨滴让我想起悲伤的狗的眼泪。

那种浑浊的眼泪,昏黄而混满沉淀,兽医说是因为给狗吃了太咸的东西导致

的。狗是必定流这样的眼泪的,因为这个世上已经越来越少的女人会知道究

竟该往菜里放多少盐。于是就无所谓的态度去看着狗流泪,看着天流泪,无

聊的时候用作抱怨的素材。

    抽PEEL,有种腐烂的桔子的味道,而我只是为了在这复杂的烟熏火燎的

气味里找寻儿时那种桔子糖的感觉。就像一个把头埋在打口碟里的青年,寻

找自己喜爱的音乐。这期间的乐趣不是抽烟和听歌所能获得的。因为抽烟的

乐趣并不完全在于抽烟,听歌的乐趣也不完全在于听歌。

别哭了

   
你为什么要哭?别哭了,哭了也没人会看到,不仅人不会到,上天也看不到,只有你自己能看到,于是你就更加想哭了,再于是……眼瞎了;哦,原来是眼瞎了,于
是不哭了,可是眼瞎了,损失太大了,于是要报复,于是开始筹划、行动,于是变态了;哦,原来是变态了,难怪活成了这样,这般得累,太累了,没有气力变态
了,平静了,安静了,明白了,清醒了,原谅自己了,不痛了,可是时间过去了,青春没有了……

                                          
                                                    鸿剑青
                                         2005年5月8日写给KITE的回复

第一次如此放开的K歌

     今天约了以前高中的姐们去K歌,哈哈,好爽,先去留香纪吃包子,嗯,不错,包子很好吃,改天再出去吃。吃饱去K歌,HOHO,从来没有如此放开的K歌,管他妈的会唱的还是不会唱的吼就是了,HAPPY啊,酒基本上都被我喝了,烟也基本上都被我抽了,突然发现我应该还是可以学会抽烟的,哈哈,回来又是午夜了,妈的,睡觉去了,有空再出去HAPPY。

终于将“可保存工作环境的LINUX LIVECD”的原型实践成功了!

    哈哈哈,历时近一年(当然没有全力去做这件事),参看了大量中、英文资料,做了N次试验,今天终于按设想的原理将“可定制LINUX LIVE CD”的原型开发成功了。
    一年多了,难得开心一次,HOHO!!可惜郁闷随之而来,5分钟前接到电话,明天下午考试!SHIT!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不管了,明天再想办法了。
    等回头完善一下系统,总结一下,改天写一些相关的技术文档发上来,以方便后来者。^_^
                                                                                        2006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