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7

对hsuans的回复的回复

此文是针对hsuans对我对他文章的回复的回复,他的原文可以在我的blog里《对一位台湾同胞的回复》一文的comments中找到。

==========

hsuans兄您好,谢谢您采用“亲爱的hongjq兄弟您好”这样的亲切用语来开始你的回复。

在大陆同样字库集是默认支持繁体中文的,至少这说明自古流传下来的繁体中文和大陆为了提高效率进行改制後的简体中文都是中国人共同可以理解的,属于同宗同脉的语言。(当然我从小学习的就是简体中文,自然阅读您的繁体中文也有不适应之处)

我承认人的思想很大程度要受到教育和生存环境的影响,但我相信任何一个爱思考的人都懂“兼听则明”的道理,全面辩证的思考问题。

在您的回复中提到了我之前文章的主旨“民族主义”,其实有关所谓的“狭隘的民族主义”是有利还是有弊的问题,我早在几年前就深入思考过,因为我也曾偏向过 “狭隘的民族主义”是影响人类和平、进步的绊脚石,但又经过更实际的思考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现在全人类还为真正进入一个大同的世界,未能达到一个全民无私的程度,人类社会的进步还是建立在“自私”的基础之上,各个民族之间无法达真正真诚的善意相待,总是在你消我涨的竞争意识形态下达到一种平衡,这种平衡就是维持人类社会和平和进步的最佳状态(也是从古至今未曾改变过的事实),如果这种平衡被打破,弱者必将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我想这点您不反对吧。所以在全局是如此的情况下,我们被迫不得不强调“民族主义”(虽然我也希望人类能真正达到一种真诚无私的协作状态,从而打破这种人类自己禁锢自己发展的狭隘意识,但这不是某个人能做到的)。

我承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华民国政府,但人类历史的规则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每个朝代,每个政权都有建立和被推翻的时候,更何况是建立于于乱世之中,并败于乱世之中的中华民国政府。目前被历史承认的现阶段的中国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我并不知道要过多久可能在中国这篇土地上的政府又要改个名字了。

“中国”这个词是历朝历代就一直保留下来的,它的内涵和深度绝对不是只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只是在不同历史时期出现在中国这个神圣土地上的别称。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台湾现在的部分人不要一味得想脱离“中国”这个称呼,这是不切实际的,也是不得正道的。对于所有炎黄子孙而言,中国包括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甚至那些由于二战影响被划分出去,现在已不被公认为中国的土地也未曾被我们所遗忘(比如库页岛,甚至外蒙)!但对于已经不被公认的“中国土地”我们不能用武力去逼迫,我们要靠的是祖国的富强,让库页岛、外蒙自愿回到中国的大家族里来。

至于”中国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这句话,我可能说得有些不合适了,也许是喜欢了“夸张”的修辞手法,所以随手打上去了,但我要强调的是中国人并不是一个智慧贫乏,不思进取的民族,因为在历史上中国确实有很多杰出制作。我已经在之前的文章说过了,在欧洲文艺复兴、工业革命以后,西方才开始快速发展,并领先了,在那以前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基本上都可以算是领先之地。至于你提到的计算机、Internet、数码相机,这些都是近代的事情了,在近代,我已经承认了,中国落后了,正因为中国落后了,所以被凌辱了,台湾也同样被凌辱了,所以才更需要共同发展我们自己,因为东方落后了,“那个平衡”被打破了,中国(包括台湾)就成为了被欺凌之地,不谈民族主义如何能行?!不要生活在太平盛世就被眼前的幸福蒙蔽,忘记了历史,忘记了对未来的预见。

台湾人要拥有“民生、尊严、和平”,这些大陆上的人民也需要,我承认在某些地方大陆做得还是很有欠缺,但这不能够成为台湾独立的理由,因为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大陆也在保障,有些地方做得可能是有些不尽人意,但这是由于中国历朝历代的历史沉淀造成(主要是这些东西沉淀在每个人的人性里面了),需要一定的时间量来改观,我也知道,台湾也不是真正能做到尽善尽美,政治的腐败,人民的不公待遇,我想你也很清楚,当权者人性中的丑恶面在哪里都会有爆露。这些都只是我们共同需要去努力解决的问题,而不是台湾独立的理由!

至于看电视频道多少其实不应该成为我们讨论的焦点,我承认大陆对媒体的管制比较严格,这点我也很不喜欢,我也非常希望能看到一个宽松的舆论环境和各种政治见解的表达。不过也许中国大陆毕竟底子差(国民党败退到台湾的时候,基本上将国库洗空,拿去建设台湾了,用全中国的钱修一个台湾,对于台湾的发展自然是非常有利),再加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後不久,很多政策上的失误,导致经济水品比较低,经济水平底就会导致教育水平低,这样,大陆上的很多人对政治的认知度还是比较底,喜欢发牢骚,不从全局考虑,喜欢听风就是雨,没有自己的思考,不懂辩证全面得看待问题。因而太过于 “宽松”的环境可能会对发展产生负面影响。不过我还是希望这种局面能早日改变。

我还是那句话,大陆、台湾都是中国,大陆的事情也是台湾人的事情,台湾人遇到的问题也是大陆人的问题。应该共同寻求一个尽可能完美的切入点,让大陆人民和台湾人民都能生活愉快,让泉下的老祖宗也不落泪,让后人也不痛骂今天的人。谢谢你在最后写道“你不反对所谓的‘统一’”。那就让我们在以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共同发展,寻求更好的切合点吧,争取早日实现你我共同期盼的那个景象–两岸人民都生活在一个共同的民主、富强的大中国里。

最近要考试了,可能和你讨论会有些延误,敬请见谅。

给一位台湾同胞的回复

今天看到有人访问了我的blog,于是出于礼节回访他的blog,发现是一名台湾人的blog,看到了一篇让自己感觉伤感的文章,于是回复了一篇。
以下内容,先是他的原文,然后是我的回文。他的blog地址是:http://my.opera.com/hsuans
====================

聖火掰掰,下次再擱來!

自從國際奧委會,在2001年7月13日,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宣布2008年的奧運在北京舉辦以後,對於中國人民而言固然是美夢成真,但是對於台灣而言,正是惡夢的開始……

01 年時,透過中國努力的爭取,以及正臨經濟起飛下下財大氣粗的申奧實力,北京得到了08年奧運的參與權,對於中國人民而言,這固然是他們一直想要的「站起來了」,然而,對國際而言,對台灣而言,一直希望的是,北京能過透過申辦奧運帶動的經濟發展,促進中國的民主化運動,至少停止對於台灣的敵意行為。

不過,顯而易見的,歲月帶給中國的是經濟的繼續飛速前進,中國的經濟起飛歸因一致有二: 一是便宜的人工,二是廣大的市場。有趣的是,隨著中國經濟的前進,「人均」的快速成長,也就意味著「便宜的人工」此一要素即將一去不復返,對於台商而言,在中國投資也許仍有語言上的便利性,但對於國際企業而言,中國話與印尼話大概都是一個樣,然而英語普及得多、人工卻更為低廉的印度成為美國企業的新天堂。除了人工,歐美企業也普遍看好中國的市場,許多年過去了,中國果然可以滿街看到寶馬轎車跟賓士,人手一台IPOD甚至是連國外都尚未亮相的IPHONE,另外微軟最新的VISTA旗艦版也在中國得到了異常的普及(只要3塊人民幣)~~~~只可惜這些似乎並沒有讓歐美企業賺到一毛錢就是了。

中國對於台灣國際地位的打壓不遺餘力,就算是體育活動仍不例外,五星旗高高掛,但是台灣始終只能拿著一面不明不白的「奧委會旗」,用著一個不倫不類的「Chinese Taipei」委屈求全,我們看到在國外的比賽,不論是選手自己或是場邊觀眾,都被限制了「拿中華民國國旗」的自由,也看到「前」馬市長(註:因貪污被一審起訴中),在台北市的比賽禁止人民拿中華民國國旗入場,何況中國一向叫台灣「中國台北隊」或「台灣省」隊(就是不會叫台灣隊,真奇怪)。

我們可以想見,在那些粗魯的行徑之下,中國與中國人民表現出來的,不是反省而是驕傲,是一種「你們台灣是我們一部分」「台灣是中國的女子」的自大心態。這種心態六年來未曾改變過,08年的奧運更是如此。不管怎麼想見,這回台灣代表團參加北京奧運的話,便有可能受到前所未有的屈辱,而那多半不是來自實力上的。

中國喜歡玩小動作世所共知,今天明知台灣奧委會的主張是「第三國進出」,仍然送給台灣一個「出香港」的「大禮」,如果到了香港再轉第三國也就算了,就那麼剛好聖火一路回到中國去。在這種路線安排上,是不是由第三國進台灣其實無關緊要。而中國使出一貫的小動作,台灣就必須在「參與奧運」的大旗下,犧牲國家的尊嚴?

最近,正在進行中的蘇丹大屠殺,引起了全世界人的關注,而中國因為石油的利益不斷阻撓聯合國安理會介入大屠殺,引起揚言抵制北京奧運的聲浪。其中當然不包括台灣,台灣政府以及台灣媒體,幾乎沒有對超過幾十萬人的大屠殺正在進行中一事發出任何聲音。也沒有對於「要求改善關係」換取「參與奧運」有任何的作為。

體育不應該被政治干預,但是不幸的是,奧運會總是充滿著政治色彩,如果不是,那麼除了新建立的國家,奧運每一屆的參賽國數量不是應該相同嗎,那柏林奧運與莫斯科奧運,眾多國家的抵制又代表什麼呢?

現實一點來說,台灣人從來不重視奧運,奧運也從來不重視台灣,當美國、中國為了上百面金牌展開爭奪戰時,台灣選手只要拿到金牌就欣喜若狂,當然不會是世人注目奧運的其中一個焦點。反過來說,雖然對於努力的台灣選手們很抱歉,台灣今日拒絕聖火,明日抵制奧運,縱然不會對於台灣的國際地位有任何影響(前提是台灣還有國際地位的話),更能突顯我國人對於長期以來被中國抵制打壓的心聲。至少,會在奧運史上寫下一個篇章,比起乖乖的參加奧運,後者得到的國際關注遠勝於前者。

時至今日,奧運再也不是單純的「運動最高殿堂」,而是體育、商業與政治的總合,而且在許多國際比賽,特別是球類運動中,奧運「最高殿堂」的地位早已被取而代之,網球迷關注的是大滿貫賽,而不是奧運;足球迷瘋狂的是世界盃,而不是奧運;棒球迷在乎的是世界棒球經典賽,而不是奧運;奧運的影響力既然不如前,更想不到犧牲國家尊嚴而委屈求全的理由了。

聖火傳遞路線,台灣政府已經加以拒絕,如果北京願意拋開無謂的小動作,把體育的榮耀視為最高,那麼試著滿足台灣政府的堅持,才能成就一場花費最高、規模最大奧運的美名。

============
我的回复
============

I am a Chinese student who studying abroad, if you can’t read simple Chinese character, please change your encoding of browser to GB2312.

这位台湾的朋友,我是中国大陆在海外的一名普通学生。

我想说明的是,中国大陆的确存在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尤其在政治体制方面,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的难以统一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此点,但我想您也一定很清楚,台湾的政治也并非尽善人意,台湾的黑金政治和政治的论乱度也是全世界出了名的。

其实所有的中国人(中华民族,包括大陆、台湾、香港和海外华人)都还是期盼着整个中国、整个中华民族能够强盛,但强盛的前提是所有华人应当齐心协力,现在的中国大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取得一系列的成果(正如你文中所提及的)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的(虽然在发展中存在很多问题,但大家都在努力解决矛盾,寻求更好的发展方式),表明中国大陆还是一心向着复兴中华民族而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我们中华民族自身存在很多问题,不管是大陆的还是台湾的,对权力的欲望,贪婪的程度和尔虞我诈都是历史沉淀下来的,并不能完全归结为某个政党造成的。

台湾要是独立对整个中华民族是一件极其可悲的事情,在近代历史中,中国已经饱受沧桑,土地被分割,租借,赔款,人民被奴役和死于战火,以及战后的许多不良政策导致人民生活苦难。现在国际局势稳定了,中国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这点在历史上早就证明了(其实在几千年的人类史中,中国一直都是富庶之地,只是近代几百年,让欧洲和美国赶在了前面,这只是历史中的一个小插曲,中华民族必将复兴!),中国人更应当齐心合力共创辉煌,而不是在内部搞分裂,削弱民族实力,因而所有的中国人应当都以大局为重,不要只看到一时的假象,自私自利,鼠目寸光。

大陆从来没有对台湾有过敌意,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可以全面了解到中国大陆的报道(我知道中国大陆的CCTV4是被台湾屏蔽的),但中国大陆官方的舆论导向和表态始终是对台湾保持友善的,只有一个前提--台湾不许独立!只有在台湾抛出要独立的语调时,大陆才采取高压政策。因为台湾的独立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损失,如果允许台湾独立,后人会痛骂今天的人。另外台湾的独立对于台湾而言也未必就是好事,台湾自身力量不足,其实很大程度上是靠美日在背后给撑着,始终无法真正挺直腰板作人,当有一天世界局势再次动荡的时候,台湾必然再此成为被凌辱之地。台湾独立也许在短时间内可以给台湾的部分人一种轻松和“自豪”的感觉,但其实都只是假象,因为台湾丢失了更多!

大陆有很多问题,台湾也有很多问题,但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应当一起向实现一个社会更民主、经济更发达、国际地位更高的中国而努力!祖国大陆是台湾人的家,同样,台湾也是祖国的宝,大陆、台湾都是中国人共同的土地!

你的blog有大量的政治评论文章,我希望能看到更多你关于如何促进两岸共同发展的文章,而不是单一但有敌意的孤立大陆而发展台湾的文章。

如果您愿意和我探讨,可以给我发邮件。

人生不过如此

出生了,会笑了,断奶了,会跑了,上学了,会玩了,懂事了,初中了,恋爱了,失败了,有希望了,上高中了,想学习了,又失败了,逐渐绝望了,却上大学了,一切都好了,没有人管了,抽烟了,喝酒了,打架了,处分了,老实了,学不进去了,只好恋爱了,甜蜜了,同居了,第一次也没了,吵架了,又和好了,又吵架了,就分手了,转眼毕业了,立马傻眼了,好歹工作了,挣钱了,花完了,看破红尘了,十年过去了,三十好几了,也该结婚了,说办就办了,孩子早有了,安定了,团结了,觉得幸福了,孩子长大了,我们也老了,孩子结婚了,不管老的了,生气了,生病了,突然觉悟了,不过也死了!

僵尸进程

产生僵尸进程的情况是:子进程在父进程调用wait()函数之前结束。

以下代码可以产生僵尸进程:

#include <stdlib.h>
#include <sys/types.h>
#include <unistd.h>
int main ()
{
  pid_t child_pid;
  /* Create a child process. */
  child_pid = fork ();
  if (child_pid > 0) {
    /* This is the parent process. Sleep for a minute. */
    sleep (60);
  }
  else {
    /* This is the child process. Exit immediately. */
    exit (0);
  }
  return 0;
}

僵尸进程的父进程结束后会自动继承为父进程是init的子进程,init具有自动清除僵尸进程的能力。因此,当僵尸进程的亲夫进程终结后,僵尸进程也会立即被清除。

僵尸进程的消除,可以利用SIGCHLD信号,因为当一个子进程终止的时候,Linux会向它的父进程发送SIGCHLD信号。

以下代码掩饰如何利用此方法防止僵尸进程:

#include <signal.h>
#include <string.h>
#include <sys/types.h>
#include <sys/wait.h>
sig_atomic_t child_exit_status;
void clean_up_child_process (int signal_number)
{
  /* Clean up the child process. */
  int status;
  wait (&status);
  /* Store its exit status in a global variable.  */
  child_exit_status = status;
}
int main ()
{
  /* Handle SIGCHLD by calling clean_up_child_process. */
  struct sigaction sigchld_action;
  memset (&sigchld_action, 0, sizeof (sigchld_action));
  sigchld_action.sa_handler = &clean_up_child_process;
  sigaction (SIGCHLD, &sigchld_action, NULL);
  /* Now do things, including forking a child process.  */
  /* ... */
  return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