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7

下大雪了

来这里虽然已经见过几场雪了,但都没什么感觉。前两天还在友人的blog上看到有关于雪的文章,写到“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blizzard“,现在自己也感触到了,一夜过后,就已一片银装素裹了,出门雪厚的地方能达到膝盖,平均雪的厚度也有一尺厚,路上在用推土机开路,哈哈,真是牛啊!走在大雪覆盖的街道,呼吸着凉凉的空气,心中却出现了一丝别样的清凉之感。下课回来,突然感觉睁不开眼,原来雪地真得会将阳光反射得让人睁不开眼,这是此生第一次感受这么大的雪。

恭贺新春

今天是大年初一,在此我向我的亲朋好友们拜年了!不管是漂在异国他乡的朋友,还是身在祖国的朋友,都恭喜大家新春愉快!万事如意!猪年大吉!

在使馆的新春宴会

2月15号,参加了大使馆的新春宴会,有在这里的中国商人、留学生、其他工作人员和一些外国人(呵呵,我也没搞清楚,这些外国人是干什么的)参加,大使先生进行了简单的讲话,总结了一下去年的情况和对新年的良好祝愿,以及中摩两国外交的发展情况,大家便开始了宴会,自由交谈,一切都很和谐、惬意。最后,大使和留学生们进行了交流。
祝福祖国发展得更好更快更稳,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大使先生和我

又补充了一句,sigh..

小学是我恬静、幸福的梦
初中是我回忆、难忘的梦
高中是我痛苦、放纵的梦
大学是我平淡、抑郁的梦
留学是我苦闷、无为的梦
未来是我激情、迷茫的梦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色色空空,空空色色
人生万物,皆为梦幻

再见了,我的朋友!

下课归来,朝夕相处了三个月的土耳其哥们走了,回土耳其了,只留下了一封离别保重的信和一张空床,忆起三个月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难免有些伤感。

怀念那初来聊天的夜晚,同是外国人的彼此谦让客气,到后来郁闷的假期,整个宿舍楼只剩我们和土耳其人了,大家亲如家人,同吃同睡同玩,一起去大街上压马路看,一起去disco玩通宵,清晨归来无法回宿舍,坐在宿舍楼口谈论女孩,有意思的土耳其兄弟教我如何追,不停得劝诫我去找个girlfriend,要我放松自己,告诉我应该突破自己。

朋友走了,可能再也见不到,毕竟他回他的国家了,以后我也要回我的祖国,大家都是在异国他乡相遇而以。在此祝福你,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