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6

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出来也有半个月了,从12号离开兰州到北京,再从北京到天津,又从天津辗转到上海,明天终于可以回去了。在北京累了个半死,身体抵抗力估计有所下降,到了天津,在哥们常鸣的宿舍没有盖被子就睡午觉,结果晚上发起高烧,后面两天在天大校医院“游玩”了两天,烧是降下来了,可是嗓子很难受,21号拔掉液体瓶子就奔火车站了,到了上海,咳嗽不断,不过好在朋友照顾的好,算是活下来了(呵呵,说得夸张了点),明天就可以回兰州了。

      ^_^,马上就可以见到我那可爱的小DeDe了。

      如果需要的话,几个月后再见吧,上海。

再见,北京!

     明天就要离开北京了。说来也奇特,走过了很多地方,可是这么迟才来北京转转,从13号到北京,明天18号离开北京,也算待了4、5天,这些天住在中科院,把中关村、故宫、天坛、颐和园、北大和清华转了转,感觉好累(因为主要靠双脚来完成“旅行”)。北京真是继承了皇家大地主的风范,要大气,感觉有的就是土地,拼命的扩张地盘,没有其它发达城市那种惜土如金的感觉。嗯,再就是北京的风好大,吹得我头疼。还有一点感觉就是北京的交通好乱,在北京这些天成为我闯红灯频率最高的几天。呵呵,可能我这个人比较挑剔吧,记不住别人的好,做了一个小小的总结,结果基本上都说的是北京的缺点。

       好了,明天我还要去天津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吧。

       回头再见,北京。

我决定要留大胡子了.

从开始学习UNIX就有种感觉,自己应该留大胡子,今天终于在网上找到了证明,嗯,我要开始留大胡子了.
======================================================================================

(取材自: http://khason.biz/blog/2004/12/why-microsoft-can-blow-off-with-c.html)

C#会前途黯淡,只因大胡子惹的祸?!有点耸人听闻吧。可是色列软件工程师 Tamir Khason自有一套理论(也许他曾学过中国的面相术)得出这样的结论。不信,咱就瞧瞧他发在自己Blog上的一篇文章,看看他有什么样的奇思妙想。

Round 1

Fortran.jpg
John Backus,Fortran之父

Prolog.jpg
Alain Colmerauer, Prolog之父

ada.jpg
Jean Ichbiah, Ada之父

以上三人分别发明了Fortran、 Prolog和 Ada语言。这些语言都有着过人的优点,每一种在当时都可以称得上是创意不凡。很可惜,三个当中没有一个广泛流传。与之相对,下面的Brain Kernighan、Dennis Ritchie和Ken Thompson所“炮制” 出的C和Unix,已经使用了三十年了,也许再用100年也没问题!

C_BK.jpg
C语言宗师Brain Kernighan

C_KT_DR.jpg
UNIX/C创造者Ken Thompson 和 Dennis Ritchie

Round 2

以下两位分别是Alan Kay和Kristen Nygaard。是他们发明了第一批面向对象语言 Smalltalk和Simula 67。不过,这些语言都行之不远。

smalltalk.gif
Smalltalk之父Alan Kay

simula.png
Simula 67之父Kristen Nygaard

Brad Cox,曾尝试把OO加入到C中,于是Objective-C诞生。然而,Objective-C 也是命运不济,目前只有在Mac操作系统中还能看到它的踪影。 与之相对,另一位所做的相同尝试却大红大紫,这就是Bjarne Stroustrup所写的C++。其实,看看 Stroustrup的脸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这两种语言的命运会如此不同。

objective-c.gif
Objective-C之父Brad Cox

c++.jpg
C++之父Bjarne Stroustrup

到这里,你能猜出点规律来吗?

答案揭晓:有大胡子――有旺运;没胡子――只有干瞪眼!

由此,看看下面两位的胡子,C#和Java究竟鹿死谁手,不就是不言自明的吗?

csharp.jpg
C#之父Anders Hejlsberg

java.jpg
Java之父James Gosling

Round 3

当然,你也可以不信。不过,还有一个例证可以很好地说明。下面两位分别是Basic的作者Thomas Kurtz 与Perl的作者Larri Wall。两人虽然没有令人咋舌的大胡子,但两撇小胡子倒也浓密有致。自然,这两种语言红得发紫。

basic.gif
Thomas Kurtz, Basic之父

perl.jpg
Larry Wall, Perl之父

但是同为动态语言,Python和Ruby的作者Guido van Rossum和松本行弘都没有胡子,哪怕是两撇小胡子,所以尽管它们都比Perl语言好,但都没有Perl使用广泛。不过,凡事都有转机。Rossum看样子极有希望很快长出大胡子,而日本人松本,看样子够呛。

python.jpg
Guido van Rossum, Python之父

ruby1.jpg
松本行弘, Ruby语言之父

――――――――――――――――――――――――――――――――
更有意思的事情还在后面,松本正巧看到了这个帖子,很不服气,于是便在自己的blog上贴出这幅照片:

ruby2.jpg
松本行弘:谁说俺长不出大胡子?

看来, Ruby还是大有希望的!

后记:从2005年发展的情况来看,Ruby的火爆再次证明的胡子定律的正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