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恐怖片

记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喜欢看恐怖片了,好像是2年前吧,看得电影大多数都是恐怖片,似乎没有办法看进去其它类型的电影了,甚至上大学时最喜欢看的伦理片也不再能把我留在荧屏前面了。

曾经的自己喜欢看伦理片,总是被人们那些极端的行为和悲惨的人生引起思考。想了很多很多,总结了许多,但回过头来看,似乎又都是一些并没有什么价值的思考,似乎又是很有必要的思考,也许是因为它们已经形成了我思考的基础,只是现在看来那些都是基础中的基础,因而显得不够突出了吧。

现在的自己喜欢看恐怖片,并且是通宵的一部接一部的看,直到找不到能让我看下去的影片。我喜欢看欧美的恐怖片,讨厌日韩的恐怖片,也许你要说我肤浅,不懂得高水平的恐怖片,日韩的恐怖片创造的叫意境,那才是真恐怖,而欧美的恐怖片就是血腥的镜头和一惊一咋的肤浅。但我需要的就是一惊一咋的刺激和血腥的镜头来冲散大脑里的思维。我不需要恐怖的意境来吓唬自己,我需要的是一些感官的刺激来破坏我的思考。

当你闭上双眼,却无法停止大脑的运作,当你昏昏欲睡,却总被一些愚蠢的记忆又再次唤醒的时候,你能做什么?我只好点燃一支香烟,然后去翻找一部没有看过,但能将我的意识暂时拉入另外一个场景中的恐怖片。

记得以前一位哥们说过他认为看恐怖片的人都是心理有问题的人,为什么要自己吓自己。但我觉得这些恐怖片没有任何的恐怖感,它们只是用强烈的感官刺激来冲击我那难以停止的思维,然后去看看,到底要发生什么了。不过这也就够了,我需要的也就是这些。我记不得看过了哪些恐怖片,我更加记不起它们所讲述的故事,相对以前看过的伦理片,我能清晰的会起起那些伦理片中的故事情节,也许这就对了,电影本来就是娱乐的东西,为什么要搞得那么深奥,那么让人头疼。

现在的生活,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连续看一、两天的恐怖片,不是我喜爱恐怖片,而是我找不到别的途径来改变这种状态。

戏剧的东西往往是没有保存价值的,悲剧的东西往往被作为经典而永世流传,那么恐怖的呢?